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来时路七章⑥丨转出通天道 通向胜利场

2018-12-19  作者:小编
摘要:红色地标:通道恭城书院地标力量:红色湖南坐拥两处著名转兵地——1927年,秋收起义部队生死路口,毛泽东力主文家市转兵;七年后,中央红军存亡岔口,毛泽东力谏通道转兵。转向步步为“赢”,通道转出一条通天大道,引领红军通往一个个胜利场。恭城书院,通道会议旧...

来时路七章⑥丨转出通天道  通向胜利场

红色地标:通道恭城书院

地标力量:红色湖南坐拥两处著名转兵地——1927年,秋收起义部队生死路口,毛泽东力主文家市转兵;七年后,中央红军存亡岔口,毛泽东力谏通道转兵。转向步步为“赢”,通道转出一条通天大道,引领红军通往一个个胜利场。

恭城书院,通道会议旧址。

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扬“虎豹威”,经通道挥师出湘,最终虎落“口袋阵”,悲摧“折翼”四川大渡河。

1934年12月,衣衫尚沾湘江血雨,中央红军颠沛流离,转战至通道,计划北上湘西,会合红二、六军团。节骨眼上,蒋介石陈兵数十万,同样布好“口袋阵”,以逸待劳“请君入瓮”。若一条道走到黑,必重蹈湘江覆辙,长征红军前路凶险,北上步步惊心。

站位湘桂黔交界地带,通道“一脚踏三省”,一个三岔口,三万多红军该选择怎样一条“通道”?如果挣不脱历史巧合、历史宿命,红军或许还不如石达开走得远,可能走不到大渡河,也就没了飞夺泸定桥,碾碎蒋介石黄粱美梦——让朱毛变“石达开第二”。

告别中央苏区,红军无根据地转战,像没娘孩子,几十倍敌军始终“追咬”,平均三天遭遇一场恶战,饥饿、伤病如影随形。湘江惨烈恍如昨日,红军指战员心中块垒难平,怀疑、不满“左”倾路线,情绪冲达临界点。

路在何方?俩阵营“对对碰”。一个来自“最高三人团”,李德、博古;一个出自“担架三人队”,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

红军经不起折腾,李德依旧“崽卖爷田心不痛”,灌输“坚定布尔什维克理想”鼓动博古,一意孤行北上,自找绝路。

虽已“靠边站”,毛泽东“不在其位”却谋其政,无时不牵挂着党和红军安危,“一会呆在这个军团,一会呆在那个军团(李德语)”,探讨进军方向。

毛泽东、张闻天和王稼祥,三个伤病号坐担架,一路商谈“担架计谋”。贵州军阀王家烈,主力让红二、六军团牵着鼻子走,黎平一线多“双枪兵”防守,“豆腐兵”吹弹可破。绝路诉求转兵贵州,“担架三人队”达成了共识。日后毛泽东说,天下既是打出来的,也是谈出来的。

攸关红军命运、革命前程,1934年12月12日,通道老县城县溪镇,恭城书院里争辩声停歇,毛泽东建言西进入黔,以“万万火急”电令发布,通道转兵扭转乾坤。

曙光久违、通道洞开,通道会议奏响长征战略转折先声,热身遵义会议。存亡“三岔口”,三万红军火种未灭;惊涛骇浪里,中国革命航船把准舵向,“风正一帆悬”。

通道会议模拟会场。

历史不乏巧合,中国革命两次重大战略转折,均争锋于百年书院,皆采纳了毛泽东主张。传播知识场所,道理不怕讲不明白。

秋收起义后,文家市里仁学校,争“进城”还是“上山”;红军长征中,通道县恭城书院,辩北上还是西进。两度生死抉择,都回归了理性,避免了军事盲动,传出了“革命好声音”。

恭城书院里,模拟当年会议场景,两张座椅摆放与众不同。毛泽东坐边角,像个旁听生,对应其“边缘化”地位。1932年宁都会议交出“虎符”后,毛泽东失去军事话语权。李德座椅则斜摆,他感觉听毛泽东讲话“很费劲”,会中摔椅拂袖走人。

挂角而坐者,却将真理坐实。打破沉默,毛泽东两年不鸣,一鸣惊人,赢得了大多数与会者掌声。李德回忆录《中国纪事》里写道:成千上万红军献出生命后,毛泽东终于获得表达自己主张的机会,这说明共产党高层正发生微妙变化。

通道转兵不光开辟新生路,还初显“微妙变化”:失联共产国际,党和红军开始否定李德这个“关键少数”,内生道路自信。随后黎平会议,一向温和的周恩来,也朝李德拍了桌子。历史推手推动毛泽东重新崛起,转来年遵义会议,山重水复、柳暗花明,青春作伴。

思路一转,转出通天大道。

通道转兵纪念馆,大写“实事求是、民主集中、独立自主、敢于担当”。长征精神,于通道深刻表达。

党史、军史上,通道“双十二会议”,如一座高山。毛泽东上山就爱山长青,赋《十六字令三首》集中赞山:“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拄其间。”

党和红军凭啥“拄其间”,不二法宝——实事求是。

加入共产国际“支部工作群”,中国共产党断奶难,“左”倾教条主义者一字不改,遥遵万里指令,讥讽“上山”毛泽东,“山沟沟里出不了马克思主义”;本钱薄却敢打“洋仗”,奉行“堡垒对堡垒”,强令红军拼消耗,拼掉了中央苏区。

本本里何来现成答案供给?中国革命哪能照抄苏俄经验?上下求索“实”作舟,通道会议尝试自己路自己走,党和红军迸发独立自主底气,拒绝再尝“左”倾苦果,品到真理很甜,实事求是很甜。

毛泽东说,共产党人走路,走不通时学会转弯。这也是实事求是。井冈山一位“山大王”,尚具“不要会打仗,只要会打圈”心得。毛泽东升华出“既要会打圈,又要会打仗”,他得意手笔四渡赤水,打圈绕“弓背路”,不径直走“弓弦路”。路对,仗赢。文家市、通道转兵,亦是“转”字见真章,只有莽夫才一根筋。

新时代新长征,前路崎岖同样“十八弯”,只要方向对,莫要怕转弯,思路一转“弯道超车”。

新时代新长征,一切从实际出发破解改革阵痛、成长烦恼,实事求是这座高山,仍“刺破青天锷未残”。

文/陈乘

来时路七章系列

来时路七章①丨“上山去”,文家市擦亮燎原星火

来时路七章②丨茶陵建政,洣水那边红一角

来时路七章③丨湖南第一高县 高立“第一军规”

来时路七章④丨有人问你被可温 半条足以暖中国

来时路七章⑤丨陈树湘“断肠明志”,人间英雄气驰骋

上一篇:美军有没有在日本留下混血后代?
下一篇:慈安太后是被慈禧太后毒死的吗?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