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大堡荐|恶魔在我心——莫泊桑诞辰169周年

2019-11-08  作者:小编
摘要:原标题:大堡荐|恶魔在我心——莫泊桑诞辰169周年 一个作家,常常几个小时就写出一篇优秀的短篇小说,半年到一年创作出一部传世的长篇小说,十多年里为文学史留下300多篇短篇小说、6部长篇小说,还有3部剧本以及游记和诗集。他的中篇小...

大堡荐|恶魔在我心——莫泊桑诞辰169周年

原标题:大堡荐|恶魔在我心——莫泊桑诞辰169周年

一个作家,常常几个小时就写出一篇优秀的短篇小说,半年到一年创作出一部传世的长篇小说,十多年里为文学史留下300多篇短篇小说、6部长篇小说,还有3部剧本以及游记和诗集。他的中篇小说《一生》通过贵族女子约娜的一生,描述了人与人之间的虚伪和冷酷;长篇《漂亮朋友》从政治、经济、金融、新闻,到教会、社交、私密,对法国第三共和国时期的上流社会进行了全方位的抨击。

他1880年发表的第一篇短篇小说《羊脂球》以妓女羊脂球被迫向敌人献身的遭遇为切入点,深刻揭露了有产者为了私利而不顾民族尊严的丑恶嘴脸;另一个短篇《项链》以十分巧妙的构思嘲笑了小资产阶级爱慕虚荣的心理。他创作的那些短篇,几乎篇篇都是精品,因而与俄国的契诃夫和美国的欧·亨利同被称为“世界三大短篇小说之王”。

莫泊桑有一篇短篇小说《奥尔拉》,以日记体描写了主人公的焦虑和恐慌:他感觉到有一个看不见的生物体存在于他的周围,并将其命名为奥尔拉。起初他还能够保持清醒,然而在试图摆脱奥尔拉无形的控制过程中,逐渐变得疯癫。由于持久的神经性头痛和家族性的精神病症伴随莫泊桑直到生命终结,这部作品初步显示了一个人的精神错乱的症状,之后莫泊桑多次企图自杀,有人把《奥尔拉》看作他的心理独白式遗书。

奥尔拉 (Le Horla)

[法] 居伊·德·莫泊桑 (Guy de Maupassant)丨著

赵悦、赵飒丨译

李君丨责任编辑

作品简介

「法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莫泊桑的哥特小说——是否有些违和?但莫泊桑既当得「短篇小说之王」,其写作题材便肯定局限在某一领域之中了。尽管至今仍旧藏于其浩繁的现实主义作品之后,但这并不会妨碍《奥尔拉》成为一部伟大的哥特式作品。

本书写于1887年,以日记体描写了主人公的焦虑和恐慌:他感觉到有一个看不见的生物体存在于他的周围,并将其命名为奥尔拉。起初他还能够保持清醒,然而在试图摆脱奥尔拉无形的控制过程中,逐渐变得疯癫。长期以来,本书被认为是莫泊桑患有精神疾病的重要征兆;而实际上,作者在最后成书之前对《奥尔拉》的主题和形式进行了长达几年的研究和调查,最终才形成了无比逼真的心理描写,令人读来毛骨悚然。"

作者简介

居伊·德·莫泊桑(1850—1893)是法国19世纪后半期著名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他出生于法国诺曼底的一个没落贵族家庭。中学毕业后,普法战争爆发了,他应征入伍,两年的兵营生活使他认识了战争的残酷,祖国的危难启发了他的爱国思想。战争结束后,他到了巴黎,先后在海军部和教育部任小职员,同时开始了文学创作。

1880年完成了《羊脂球》的创作,轰动了法国文坛。以后离职从事专门的文学创作,并拜福楼拜为师。一年间他写了300多个短篇和6个长篇,其中许多作品流传深广,尤其是短篇小说,使他成为一代短篇小说巨匠。长篇有《她的一生》《漂亮朋友》(《俊友》)等;中短篇有《菲菲小姐》《项链》《我的叔叔于勒》等。这些作品都不同程度的讽刺和揭露了资本主义的罪恶,尤其是在资产阶级思想腐蚀下的人们精神的堕落。

居伊·德·莫泊桑,一生写短篇小说将近300篇。他的短篇小说构思别具匠心,情节巧妙真实,变化多端,行文波澜起伏,引人入胜,刻画人情世态惟妙惟肖,结局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令人读后回味无穷。他的作品深受叔本华的影响,渗透了浓厚的悲观主义。莫泊桑早年犯有神经痛和强烈的偏头痛,巨大的劳动强度与未曾收敛的放荡生活,使他逐渐病入膏肓。直到1891年,他已不能再进行写作,在遭受疾病残酷地折磨之后,在1893年7月6日逝世,年仅43岁。他一生创作了6部长篇小说和359篇中短篇小说及三部游记。

5月12日

过去的几天我一直发着低烧。我感觉不怎么好,甚至可以说是心情低落。这些让我们的喜悦变为失落,自信变为苦恼的神秘的影响到底从何而来?也许是空气,这看不见的空气充斥着未知的力量。正因如此,我们才会因为这迷奇的四周而遭受痛苦。我醒来的时候还满心欢喜,喉咙几乎要迸发出歌唱。——为什么?我沿着河边走着;突然地,短短的散步过后,我伤心地折回家中,好像有什么不幸正等着我。—— 这又是为什么?莫非是一阵寒气?

它轻轻擦过我的皮肤,震动了我的神经,遮暗了我的灵魂?又或许是云的形状,或是天色,世间万物的色彩是那么多变,它们在我的眼前经过,扰乱了我的思绪?有人知道吗?围绕着我们的一切,我们知晓却看不到的东西,我们擦身而过却认不出的东西,我们触及到却无法触摸的东西,我们遇见却不能区分的东西,对我们本身,对我们的器官,思想,心脏,会有快速,惊人和无法解释的影响吗?

这无形的神秘物体实在深不可测!我们无法用我们微不足道的感官去探索它,难道要用我们这双识别不出太细微、太巨大、太近、太远的眼睛,或是发现不了一颗星球和一颗水滴上生命的眼睛吗……或是这对误导我们的耳朵,它们只是把空气的震动转化为响亮的音调。它们确是创造奇迹的仙子,把震动变为声响,也正是这种变形促成了音乐的诞生,让自然无声的律动歌唱起来……或是我们的嗅觉,还不如狗……又或是连葡萄酒年份都分辨不出的味觉吗!

唉!如果我们能有更多的器官就好了,这样就能感知周围的一切!

5月16日

我肯定是病了!上个月我的身体是那么好!现在却发着高烧,焦躁不安,这不安让我身心俱疲。我一直有一种大祸临头的可怕感觉,感觉不幸或死亡正在逼近,这种预感无疑表明我体内染上了一种未知的疾病。

5月18日

我刚去咨询了医生,因为总是睡不着觉。我的脉搏很快,眼球膨胀,神经紧张,却没有任何不好的症状。我得冲个热水澡,再服点镇静剂。

5月25日

没有任何起色!我的状态真的很古怪。每当夜晚降临,就会被一种无法理解的不安吞没,对我来说夜晚暗藏着恐怖的威胁。我飞快地吃完晚饭,接着试图读会儿书;但是根本一个词都读不懂;连字母都几乎分辨不出。我只好在客厅里来来回回的踱步,那种令人迷惑、无法抵挡的恐惧压抑着我,我恐惧上床,更恐惧进入梦乡。

将近十点,我上楼到卧室。一进门,就上了两道锁,插上了插销。我怕的究竟是什么?这里根本没什么可怕的…… 我打开衣橱,又检视了床底;听着……听什么?小小的不安很奇怪吗?也许只是身体循环出了点问题,神经末梢的刺激,一点大脑充血,我们那不完美的、精妙的身体机能的一点点小小的紊乱,难道不足以让这世上最快乐的人罹患忧郁症,或让胆小鬼成为最勇敢的人吗?

而后,我躺在床上,像等待刽子手一样等待睡意袭来。我是那么害怕它的到来;心脏怦怦直跳,双腿打颤;整个身体在温暖的床铺中瑟瑟发抖,直到突然入睡,就像掉入了一片静止的漩涡,自溺身亡。我察觉不到它的到来,一如从前,这阴险的睡意,悄然藏匿于我身边,窥伺着我,准备着抓住我的头颅,合上我的眼睛,将我毁灭。

我睡了很久——两三个小时——接着做了一个梦——不——是一个足以毁灭我的噩梦。我意识到自己躺在床上睡着了……我感受得到,也知道……我意识到有人向我靠近,注视着我, 触碰我,他爬上了我的床,跪坐在我的胸膛,两只手扼住我的脖子,慢慢勒紧……勒紧……用尽他的全力试图勒死我。

我奋力挣扎,可是一种残忍的无力感在梦中让我无法动弹;我想大叫,——不行;——我想移动,——不行;——我试着,用尽全力,喘着粗气想转个身,把这个要碾碎我闷死我的生物甩开,——还是不行!

就在这时,我猛的醒来,惊恐万分,全身都浸满了汗水。点亮蜡烛。只有我一个人。

在这个每晚都上演的噩梦之后,我终于进入了梦乡,安宁地睡去,直到曙光升起。

6月2日

我的情况又加重了。我该怎么办?镇静剂已经完全不起作用。淋浴亦然。于是,为了让我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更加疲累,我决定到路马尔森林走上一圈。我深信,那里清新柔和的空气,草木的芬芳,会为我的血管注入新鲜的血液,让我的心脏充满活力。起先我走在一条狩猎大道上,接着朝拉布耶方向走入一条窄窄的小道,两侧都是参天大树,在我和天空之间架起一座绿色的拱顶,树木之葱郁,近乎成了黑色。

我不禁打了个哆嗦,不是因为寒冷,而是一种陌生的,因不安产生的颤栗。

我加快步伐,因想到独自呆在这片森林而忐忑不安,莫名地,愚蠢地对这深深的孤寂感到恐惧。突然,我感觉有人跟着我,他紧跟着我的步伐,那么的靠近,快要追上来。

我猛地回过身。没有人。身后只有笔直的、空荡荡的道路,明显的空无一人。路的另一头一直延伸到视野触及不到的地方,同样地,十分恐怖。

《奥尔拉》已经上架豆瓣阅读,感兴趣的读者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上一篇:如何判断法国人把你当恋人or炮友?
下一篇:四种方式,教你改变第一印象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